•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APP
  • 客服
  • 微信
    微信公众号 添加方式:
    1:搜索公众号(17钓鱼吧
    2:扫描左侧二维码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极速登录

    登录 用户注册
  • 切换风格
    快捷导航
    钓友推荐: 注册会员 、 篇钓鱼技巧 、 个饵料秘方 、 条钓场信息,全部免费!
    查看详情

    升钟路亚、手竿都疯狂——小试牛刀而系列

    [复制链接]
    耕夫 未绑定微信 发表于 2008-9-17 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主动推送 来自 中国重庆来自: 中国重庆
    升钟路亚、手竿都疯狂——小试牛刀而系列
           我钓鱼喜欢求新,而且尝试各种新钓法屡试不爽,从炸弹钩、台钓到竞技钓,只有学习路亚钓法走了很多弯路。除了在升钟有过一次用米诺饵浮钓红尾鲹*的成功尝试外,还没有在任何水域路亚成功。这不仅仅是重庆地区缺少练路亚场地,更是因为缺少玩路亚的氛围。毕竟大多数钓鱼人都很保守,更有一些人已经是垂钓高手了,津津乐道自己的那点成绩,不愿意再像一个初学者那样去拜师求艺,更不像我不知天高地厚的到处挥舞着路亚竿,去迎接那些好像注定属于我的头衔——空军牌的超级路亚鳖*
           记得大旱那年去了趟升钟,初次在升钟用路亚成功了钓上两条红尾鲹,让我好像看到了在重庆大湖实践路亚的希望,特别是在重庆的两江和两湖,多好的条件呀,为什么就不能路一下亚呢?结果每次出去钓鱼,都要带上路亚竿,遇到在大湖玩竞技钓的断口时节,总是去舞几下,结果不是参军,就是打鳖。
           为什么就是不行呢?难道在重庆钓路亚非得要人来教吗?我真的很懊恼,一直不死心!我不停的翻看各类网站上面介绍路亚的文章,看看那些已经在国内特别是在成都周边试钓成功的钓友们的成绩,研究一些成功使用路亚钓上来鱼的网络文章。结果发现绝大部分网友只是发一些路亚靓照,寥寥几句的文章也只谈垂钓过程和自己使用路亚钓上鱼的兴奋心情,基本上很少有人真正透露路亚的用法,特别是针对垂钓本地不同鱼种用拟饵的选型和逗鱼技巧从未见到。
           为此我又看了海峡等相关网站的路亚专版班,虽然有介绍,但很多文章还是介绍路亚的收获,没有路亚操练的详细过程。而一些国外的视频则不同,虽然路亚的手法和用饵介绍了不少,详细精彩。但仍让人心中充满疑虑,毕竟片中展示的镜头基本上都是在国外拍摄的,钓上来的鱼有攻击倾向的比较多,而且这些鱼种在我国很少,尽管最近引进了一些,可要是玩起路亚,恐怕还是太少了。
           就在我彷徨的时候——重庆江津的波波,以前海峡网重庆版主,几年前就开始路亚摸索的钓痴,今年夏天孤身一人居然在升钟路亚大获全胜,据说路到一条5~6斤的红尾,回来后大呼过瘾。现在已经在海峡网重庆钓友联谊会专版上高举路亚大旗,招兵买马,把今年死气沉沉的重庆海峡专版搅了一下,很是让我羡慕。

    8
    16号老刘、小坏和姜子牙从升钟回来了,打电话给我,让我和神农去蓝湖郡吃鱼。等我们到蓝湖郡后听说野战军的几爷子这几天在升钟手都拉肿了。钓的鱼获被吃掉一部分,放掉大部分,还带回整整5箱鱼,基本上是1~2斤重的小草小鲤。虽然没看见让人兴奋的MM,这也把十年没休假的神农给震惊了,说:“天底下有这样的钓鱼天堂?”我不消一顾的说:“这算啥,去了你就知道了,升钟的大鱼上钩更风狂,简直是藐视人类。”
           “啊?”看着神农目瞪口呆的样子,我想凭他的记忆恐怕是无法想象出那种人鱼搏斗的彪悍情景,就丢了一句话给他:“去一次吧,告诉你,碰到大家伙的那种心惊肉跳的感受,死了都值!”
           说者无意,听者留心,在818我去医院见到神农,他告诉我已经请了5天假,823晚去升钟。
           看来这次升钟行是铁定了的了,因为我知道在部队请假不是闹着玩的。我只好抓紧时间,制定升钟垂钓方案,不仅仅是为了神农,也是为了我自己的路亚梦。我准备了大小米诺6个,亮片9个,还有两根路亚竿。
           神农东西不多,毕竟他不知道升钟的情况,只准备了一支54千江肥和一只63的定位杆,而我则准备了4554的手竿和矶杆各一只,外带一根1.8的路亚竿。因为我知道白天鲹子太多,但是玩路亚的大好时光;晚上大鱼靠边了,夜钓手竿就可以发挥作用了。就在我准备行头的时候得知姜子牙已经上路,和老胡、老刘、坏人一起,在短短的一个月内二战升钟。

    8
    22下午,我拨通了姜子牙电话,得知老姜21日晚夜钓效果不错,只是未带路亚行头,嘱咐我一定要带上,就在我答应他的时候,手机里传来了杂乱的声音,结果又一条鱼咬钩,姜总赶忙和我结束了通话,去对付法偷袭的鱼儿了。
           我忙里偷闲,在工作之余利用午休的时间去了趟位于海关的老胡渔具店,特地又添置了亮片、米诺等拟饵,1020多元一个,几百元就这样轻松的出去了。后来事实证明,这次采购是正确的,亮片和米诺全都发挥了作用,因为升钟的红尾鲹太喜欢这种东西了。
           当然,手竿饵料不能不带,因为今年我用竞技钓法在长寿湖实践很成功,但前几次升钟行主要是以钓大鱼为主,手竿基本放弃。但随着我对钓鱼的理解更趋于娱乐化,像那种用手竿博大物的欲望也越发强烈,所以全套竞技钓具也带上了,而且特地准备了542号主线4付,1.2号子线一些比赛钓混重用的7号无倒签钩。其目的很简单,就是在升钟尝试竞技钓法,特别是夜钓那种面对黑暗挑战大物诱惑,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另类的追求,当然也不失为是一种进取精神。
           一起准备就绪,23日晚9点我们两口子和神农哥俩驾驶着我的凯马一路狂奔去了升钟。
           从邃宁到南充、南部到阆中,路虽远了点,但路好没堵车,半夜1点就到了南部县城,短暂休息,23日清晨驱车几十公里经阆中来到了升钟水库大坝,天气小雨。
           在朋友的介绍下,我们认识了升钟大坝管理处的老宋,虽然天气不好,老宋还是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并主动带路,来到了临江坪。
           升钟水库边道路的特点就是见不得雨,此时我的凯马象行使在雪地上一样,漂移着艰难的前进着。到了水边看见一只渡船旁有一块平整石板地的小坝子,神农停车联系住处,开始了我的第5次升钟梦。
           此时雨越下越大,神农和我太太去了农家,看看我们这几天的住处和厨房。而我打着伞沿着通往水边的小路,围着水库边转,寻找可以下杆位置。
    水库边到处都很滑,虽然有几个看上去很不错的钓位,但因为十分泥泞,一时也无法下杆,我也只落得个观赏风景的事干干。
    眼前沐浴着雨水的淡蓝色水面十分透亮,能见度至少1。雨水顺着身边的小溪流入水库,也是那么的清亮透明,没有一点点泥土,可见升钟的退耕还林成绩很不错。
    就在我无奈的面对天水合一的情景慢慢地“欣赏”时,水面白光一闪,吸引了我的目光,那是红尾鲹——学名:蒙古红鲌的身影。
           “有戏!”我叫了一声,火速转身,奔向汽车,快速的抽出路亚竿,装上纺车盘,三下五除二的就绑上一个米诺,转身就奔向红尾鲹出没的水边。
           就几分钟,水面上已经恢复了平静,我也不管那么多,把米诺抛向了记忆中的钓点。结果十分不刺激,10几次的抛杆和挑逗,跳跃在水面的米诺没有受到任何攻击。
           我停下来,再次环顾四周,就在我再次无奈的时候,我面前10左右的水下又有白光几闪,我定神一眇,这次不是红尾鲹,是一群1斤左右的鳊鱼。这可急死我了,窝子没打,手竿没架,只好将就手中的路亚,把米诺抛了出去,心中期盼升钟的鳊鱼今天开开荤,就咬一口那“受伤的小鱼”吧。
    奇迹自然没有出现,鳊鱼就是鳊鱼,不是红尾鲹。当我把米诺拖到鳊鱼群附近的时候,鳊鱼群就不见了,只看见“受伤的小鱼”在那里跳舞了,舞姿是那么的尴尬和滑稽。
           肯定是米诺不对路,我马上又跑回汽车,换上了新买的亮片,再次来到了渡口旁右边的另外一个弯子。结果抛下去第一杆就有了感觉,因为在亮片拖回来的过程中,我感到了亮片受到了攻击。这次感受让我兴奋了起来,结果在接着的几次抛拉中,再次感受到了那种强烈的攻击,可就是没有上鱼。
           我有点纳闷,动作也就停顿了下来。这时神农已经从农家回来了,顺着我脚印来到了水边。我把路亚交给了神农,并告诉他刚才的情况,神农听了我的叙述也来了劲儿,简单得问了一下路亚的使用方法就跃跃欲试了。而我呢,因为我一时兴奋,浑身上下都被雨淋湿了,也就此机会想上车换一下衣服,以免生病。

    ……

           就在我换了衣服再次来到水边的时候,只见神农站立在那里,举着路亚杆,一动不动。
           “怎么了?难道挂底了?”我问道,神农对着水面努努嘴,平静地说“钓到了一条!”
           “啊?这么快呀”我简直就不相信,我至少挥舞了30杆,还一条没上呢,怎么可能又是黄棒手硬?
           我顺着鱼杆指向的方位看去,水面露出一个鱼头——一个被亮片牢牢钩住的蒙古红鲌的脑袋。这真是的,神农运气来了,照样踩我一脚。
           不过我还是好生羡慕,刨根问底的问道:“你抛了多远?怎么拉的?”
           神农还是平静的回答:“就十几米远,慢慢的拖回来的时候就钓到了。”
           “原来如此,是我拖快了呀”我自语到,然后摸出相机,把这条“首红”拍了个够。
           看见别人上鱼,我就会手痒,何况本来就是我自己的行头。我快速的取下这条1斤多的红尾鲹入护,二话没说伸手就接过路亚竿接着又挥舞了起来。尽管这次我还是抛在刚刚上鱼的水域,也尽管我严格按着神农说的速度去操作,无奈我不是黄棒,不仅仅没有再次上鱼,就连一次攻击也没有再次出现。
           兴奋度再次减为零,我只好找了个理由,把路亚竿再次交给了神农,指望他的手再次硬起来。
           说起也真怪,好像是我注定要失败一样,神农不仅仅没有再次上鱼,就连他哥哥,超级黄棒也接着舞了几十杆还是什么都没有。只是我太太赶来后学着舞了几下,结果更惨:亮片上了一次树(被我艰难的摘了下来),亮片也挂了一次底(送给红尾鲹们一只作反面教材)。
           几经折腾到了中午,雨小了些。我收拾了一下钓具,就在神农钓起鱼的位置玩起了竞技钓法。
           听说升钟的鱼很给面子,1~2斤重的小草小鲤多的咬人,所以我用了主打鲤鲫的饵料,25%的通威颗粒饲料、20%的鲫鱼饵、20%的千川鲤、20%的超诱、15%拉丝粉,然后加适量的水发在就可以了。
           钓位坐定,我抽出秘道三鱼4.5,开始调漂试水深。结果2左右,偏浅。我环顾四周,根据地形看水下是一块田,估计前后左右水深差不多,也就不想动了。
    我用手摸了摸发好的饵,不错。接着使劲打了几分钟,让其粘性增强些,就挂钩试钓了。可能是天气不好,因为我知道,前几次来升钟,雨天鱼是不咬钩,这次一开始我也没抱太大的希望,按照竞技钓法的要求,紧十杆,慢十杆,不紧不慢再十杆的钓了起来。
    可能是饵料不错,也可能是鱼多,反正10分钟后就有了漂像。我马上提竿换小饵两颗,抛下去施钓。结果一个漂亮的下顿,抬竿刺鱼。感觉鱼不大,我用力一挑,一条1两左右的大白鲹飞了上来。
    也好,根据在长寿湖玩竞技钓的经验我知道,白鲹到位,最多10条,就有可能有其他的鱼进窝。
    我不紧不慢的玩里起来,不仅上鱼越来越快,而且双尾也频频出现。尽管上钩的都是大白鲹,可我坚信,只要一直这样钓下去,很快就有好看的了。
    神农也呆着无聊,看见我拉的欢,尽管是大白鲹,也参加了进来。
    大概半个小时后,一个漂亮的顿口让我逮住了。秘道三鱼4.5立刻就了个大弯腰,鱼冲力很大,但我没有失控,两个回合后鱼控制在自己的左右。我试着向上提了一下竿,鱼没有上浮,凭我在长寿湖垂钓的经验,这条鱼应该在2斤左右。我不敢怠慢,又溜了两个来回,它上浮了,是一条1斤半左右的鲤鱼。
    赫赫,力量看来不小,比长寿户的鲤鱼刺激。我小心翼翼的将其抄起,放入鱼护。
    看来我的钓法不错,饵料也对路,看来会有更多的刺激等着我的。我和神农这才放下心来,又接着钓了起来。结果每个10分钟就有一个刺激,1斤左右的鲤鱼、草鱼,还有间隔着不少大白鲹,忙得我们两个不亦乐乎。
    不过我还是留了个心眼,准备了两只路亚杆,一只挂上米诺、一直挂亮片,备战着。因为我知道,很可能会出现红尾鲹围剿白条的场面,那时候路亚不仅十拿九稳,而且个头还大的多。
    有鱼上就不觉得时间过得快,转眼中午了,鱼口逐渐慢了下来,我和神农感到也有些饿了。农家老宋,这时也送饭来到了我们身后,我们放下鱼竿吃饭,并随便问着先到这里成都钓友的情况,回答是“下雨,钓的很糟糕”。
    放下担子的老宋走到我们的钓位上,一拎鱼护就听噼哩啪啦一阵水花声,他往里一瞅,吃惊不小的说:“耶,你们钓的不错娃,有10几斤了!”然后指着水面说“这个坎坎是块田,有点浅,没想到还有鱼耶。”
    下午雨还是没停,稀稀拉拉的下着。饭后我和神农的钓获不紧不慢的增加,尽管没太大的,但我们的心情还是一直是快乐的。
    就在我们按部就班的操作时,在我们左侧20处,一片浪花出现,那是红尾鲹在围剿小鱼。
    我一跃而起,抄起挂着米诺的路亚就跑了过去,然后在浪花消失后的2~3秒内,将米诺抛到了浪花靠近湖心的方向3~4处,我知道那是大鱼攻击后的最佳退路,我想来个劫杀。
    就在米诺入水的瞬间,一个浪花翻起,我就此感到了一种撞击的力量,来自米诺入水的地方。
    我抬手一举,路亚杆的尖子立刻弯了下去,传来很沉重的那种感觉。
    “中了!”我对着神农高声喊叫着,“抄网!”(因为我没有专业路亚鱼钳),这个时候的我兴奋极了,因为那是久违了蒙古红鲌!它又来了!
    我稳住那颤动不易的路亚杆,小心翼翼的对付来自水下的疯狂。
    由于线轮卸力调的合适,3~5个回合后,我就把水中的鱼儿驯服,没费什么劲儿一条2斤多的蒙古红鲌就靠了边。
    抄鱼上岸,就在我蹲在地上用医用止血钳为这条漂亮的鱼儿摘钩时才感到心脏跳的利害,颇有点手忙脚乱的味道。
    一条红尾入护,我不甘心,在原地再次抛了几竿——没戏。
    成群的蒙古红鲌在绞杀岸边白鲹时候的就是这样,来去如风。前后10几秒,如果你抓不到,只能望水兴叹。
    这条红尾鲹的成功劫杀,挑逗起神农他哥哥的斗志,就在我回坐在钓箱上挥舞起秘道三鱼的时候,他拾起我的路亚杆沿着水边跟随着任何一种类似大鱼攻击小鱼的迹象,挥舞去了。
    升钟的鱼胃口很好,在短暂的停顿后,没有离窝,待我坐定下杆,大大小小的鱼儿又接着上来了。
    下午钓的鱼种很丰富了,鲤鱼、草鱼、白条、鳊鱼都有,特别是一种类似鳊鱼的菜板鱼之大之多,害得我就像打对象与比赛一样,接口都打出来了,而且净是些双尾双尾的上。
    就在我再次愉快着的时候,一个十分熟悉的小顿口,给了我一阵兴奋。我提杆溜鱼,知道是条鲫鱼上钩了。虽然从弯弯的杆身上判断这条鲫鱼不过半斤,但在升钟用竞技钓法钓到鲫鱼,在夏季我还是第一次。10几秒后,一条胖胖的鲫鱼终于露面了,它侧着身子慢慢的游着,虽然几次看见抄网它都努力躲开,但还是在我的引导下钻了进去。
    “好肥呀”,我感叹道,从体型上看不像**鲫鱼,应该是今年取缔网箱后放流的杂交品种。我抓紧时间排了张照片,就又开始了挥杆垂钓。因为这是个好的开端,我知道鲫鱼来了就不会是一条,应该还有好几条。
    结果不出我所料,再接下来的1个小时内,在我的窝子里,至少钓上来大小差不多的鲫鱼10来条。
    升钟水库回游鱼群有一个特点,没有一直不断口的。因为它们一般都不是很大一群,1020条一群,所以窝子做的不好,很可能另外一群的鱼还没引过来,这一群的就钓光了。
    上了10来条鲫鱼后,出现了长达半小时的断口。我加快了抛杆的频率做窝,结果那些雾化很好、味道香美的饵料把花鲢招来了,密密麻麻一群,就在水下一米左右,看得清楚有20~30多条。
    这下可适得其反了,我和神农从白天钓到夜里12点,全是半斤到3斤之间的花鲢,至少好几十斤,结果拉的我们两个直叫手疼。
    不能再钓花鲢了,这玩艺儿可不是十几条一群,要来多的很。我和神农商量了一下,可能是水钓的浅了,不然不可能这么多的花鲢,明天要转移阵地,钓深些的地方。
    第一天的垂钓就这样结束了,我们拎着两大桶鱼获,回到了下榻的老宋家。
    老宋家是个老农家乐了,为了钓鱼人还买了冰柜。我们简单的收拾一下,就包了5代,占了冰柜的一小半。看到这样的结果,寻思这三天还不把冰柜钓满?
    累了一天,大家都累的很。经过简单的洗涮后,分别睡了。
    我和神农其实不是真正的钓鱼人,本想第二天早起的,结果7点多了才醒,还是成都钓友闹醒的。
    清晨老宋家的早点很简单,稀饭和馒头,一些泡菜。我们几个没心思久留,能吃饱就算了,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问题。我顺手拿出一袋冻鱼摆在水池旁,嘱咐老宋的婆娘中午烧些鱼吃,就背起家伙和神农去了另一个钓点。
    这个新钓点靠近老宋家门口,面向东南,水深4左右,身后一片高粱地,是个十分理想的位置。在高粱地旁,老宋还特地搭了窝棚,为的是在下雨的时候给钓友存放东西用。
    我和神农依次排开,他坐在面对大湖的尖嘴旁,我和他相隔4靠近湾子里面的方向。这样坐的目的很简单,一是可以相互照应,夜钓好聊聊天;二是靠近大湖的位置是回游鱼儿得必经之路,而且容易出大鱼。神农时间少,来一次最好能享受一下升钟大鱼“藐视人类”的疯狂。而我来过多次,就昨天的钓获来看,我想今天捡漏也会捡到手疼。
    钓箱摆好,饵料还是昨天的配方,活好一人两砣。为了再现昨天的辉煌,我还是准备好了两根路亚杆,一个关上了米诺,一个还是亮片。
    抛竿、做窝,仍然打算按照竞技钓法的要求,紧十杆,慢十杆,不紧不慢再十杆的操作。
    这次钓位不像昨天的,我的做窝操作还没完,成群的鲹子就到位了。从水面到离底半米,全都是半路劫杀的超级大白鲹。小的几钱,最大的有半斤。结果害的我10竿有九竿落不到底,漂像全都是类似“超时站立”接口,根本无法施钓。
    面对如此疯狂的鲹子,我开始了拉浮,心想按照昨天的办法操作,先钓光了它再说。虽然方向计划已定,但照此办理很难。因为水较深,我用4.5的秘道三鱼钓4深的位置看浮标的全程语言十分艰难,结果只能钓半水,也就是米深左右。结果上了无数条大白鲹后,没有看到其他的底层鱼种上钩,而且大白鲹好像越钓越多。我又将钓饵加了些粘合剂,比如玉米粉和干的饲料粉,增加钓饵的硬度并减少香味,仍然无法抵御将近2两左右大白鲹的疯狂劫杀。加上钩位虽在半水,但离底还有两米,一时半会底层鱼很难被引上来。我只好换饵,用嫩玉米粒重新钓底,等待其他大型鱼种的到来。
    方法改变了,漂像也稳定了。虽然半路劫杀还有,但嫩玉米钩的较牢,基本上十杆九落底,放弃所有的接口不抓,最后落底的漂像位置也基本正确。这说明嫩玉米没有被啄掉,仍然挂在钩上。
    好了,我松了口气,面对天空淅淅沥沥的小雨,利用浮标稍微安静的片刻,撑起了遮阳伞。结果,一个标准的顿口,被我漏掉了。
    没关系,我再次挂上两颗嫩玉米,抛入窝中。紧握杆把,眼盯2目,精力高度集中的等待着水中的偷袭者。结果一等就是好几分钟,就在我已经松懈了斗志,活动酸疼的手臂右手离杆的时候,浮标好像有点晃动,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又一个标准的顿口来到了。
    结果我一把抓过去,不仅仅抓到了鱼竿,而且还住到了炮台支架。可想而知同时将鱼竿和炮台提起来的动作是多么的沉重和迟缓,鱼儿也再次跑掉了。
    经过两次被鱼儿的偷袭愚弄,我不敢怠慢了,只好重来,再一次的聚精会神。
    结果再我整整等了10分钟,终于逮到了那个标准的下顿。在相持不到半秒的时间之后一种蛮力来自水中,让我根本来不及施策1.2的子线就被双双拉断。
    NND*!”我沮丧的叫道,这也太突然了。凭经验看,这条鱼不小,也不是很大,最多5~6斤,但很可能就是刚刚进窝的这群鱼的鱼头头。要是我猜对了,鱼头头受惊了,这群鱼肯定一哄而散。结果还真的让我猜中了,接下来就是长达一个小时的寂寞,什么口都没有再次出现,除了那群仍然还在半水劫杀的大白鲹。
    我能再等等,但神农等不起了。两个小时过去了,他除了和大白鲹打交道外,还在无奈的找底。毕竟没有太多的兑付小杂鱼的经验,神农被杂乱无章的浮标语言弄的手忙脚乱,显得疲惫不堪。
    “我们还是回到昨天那个位置去算了,毕竟那里较浅,哪有这么多的鲹子。”听着神农的建议,我也动摇了。毕竟大湖用手竿上鱼就那么几个时间,既然错过了,没抓住,还真的不如换换地方,毕竟昨天的位置不错,免的在这里当一天的空军。
    我同意了神农的建议,拨打电话让老宋帮忙用小船把我们送回昨天的位置,老宋答应了。临走前,我在我的钓点内打了几斤老包谷,想好好做做窝,毕竟这里有大鱼,也好为晚上来这里夜钓做做准备。
    10分钟后,我们回到昨天的钓位。看见地上昨天夜里我们留下的蛛丝马迹,一种亲切的感觉。
    同样的操作,但不同的饵料,味淡些。然后我像昨天一样竖好路亚,在小雨中再次迎接升钟的第二天。
    下了一夜的雨,水温有些下降。就这一夜水里的鱼请就有了微妙的变化,红尾鲹没有昨天活跃了,整整一天再也没出现围剿大白鲹的情况,路亚基本上没戏。手杆竞技钓法则不一样,我不仅仅保持了昨天的上鱼速度,而且成功地避免了花鲢的攻击。可神农就没那么幸运了。由于一直想整大家伙,使用了5.4的千江肥,结果刚刚落在水中田坎的斜坡坡上,水下本来就高低不平,加上抛杆不准,浮标露的目数一会儿高一会儿低的,浪费了大量的时间。在看着我一条一条拉的欢时,心里别提多难受了。因为在神农的钓点位置做窝,饵料都滑到斜坡底下去了,加上他又不想改用4.5的秘道三鱼,结果整整一天没钓到什么像样的鱼。而我的钓获也没有超出昨天的总成绩多少,本打算夜钓回早上那个新钓点,无奈神农的哥哥说:“我下午去了一下那个地方,全是游鱼*!”听着这话,看着淅沥沥小雨弄的泥泞的小路,我放弃了搬家的心思,定下心来就在这里夜战了。
    升钟的夜钓,不会给我遗憾,不仅仅再次遇到了鲫鱼群,而且鲤鱼和草鱼也间隔的上钩。就在我的鱼获越来越大时,再一次遇到了MM*的光顾,不仅仅2.0的主线被打断,一只价值不菲的浮标随着MM的浅水消失在茫茫夜色中。看着那逐渐沉入水底夜光棒的亮点,我真的体会了一次什么叫“无可奈何”了。因为我感到这条鱼搞不好又是这群鱼的老大,肯定这一群都会惊散而去了。我抬起头,眼望着天空,发现不知道何时云去星出。我天抑制住自己那超级遗憾的心情,对神农说:“收杆!明天大战!”
    第三天,我们起的仍然不早。记得那天是826,是赶场天。等我们来到厨房吃早饭的时候,老宋一家早吃完饭,准备去镇上赶场。我们吃着早就摆放好的稀饭、馒头和鸡蛋,嘱咐老宋家媳妇给我称10斤准备打窝子用的麦子,计划在昨天早上“1.2的子线就被双双拉断”过的地方,好好会会那里的MM
    吃完早饭,我拎着10斤麦子,和神农再次来到第二天早上的那个钓点,按原来的位置坐好。可能是天气转变的原因,也可能是我们的诚心所至,一早我们就看到湖中水面游来游去的蒙古红鲌的身影。我和神农首先竖好路亚杆两根,然后坐定,开始了大湖手竿竞技钓法的再次实践。
    结果和第二天一样,抛竿、做窝,仍然按照竞技钓法的要求,紧十杆,慢十杆,不紧不慢再十杆的操作了起来。昨天一样,我的做窝操作还没完,成群的鲹子就到位了。从水面到离底半米,全都是半路劫杀的超级大白鲹。
    这回我不慌了,钩上两颗嫩玉米,将其抛入了窝中,静静地等待昨天切子线大于出现。
    神农和我一样的操作,这次还是他先上鱼。一次果断的下顿,紧接着就是凶猛的逃窜在千江肥5.4良好钓性的抵御下化解,一条一斤左右漂亮的红尾鲹入护。
    看着着凶猛的冲击,我犹豫了。担心没有鱼线轮放线装置的手竿,无法抵御更大鱼的冲击,只好抽出5.4的矶杆,用定海神针*代替了在长寿湖履历功劳超大号浮标,挂上两个嫩玉米,抛入钓点,等待那久违的红尾鲹再次光顾。
    就在这时,左边的湾子里一片浪花,蒙古红鲌再次开始绞杀了。看着水面乱窜的白条,我飞身拎起路亚杆上前截杀。人是到位了,操作却晚了一步。因为今天的这个位置不比前天,水边一排杨树,树间空袭很小,没办法挥竿。加上身后的杂草丛生,我担心挂上,就犹豫一下,操作慢了几秒钟。米诺入水不仅仅时间上晚了一点,而且还偏了好几米。结果在拖逗的过程中没有遇到任何攻击,一连几次都没有。
    无奈我走回钓位,看见神农的哥哥正在操作我的矶竿,而且告诉我,就在我冲出去路亚短短的几分钟内,已经有一尾红尾鲹入护。
    这样快的上速度说明今天我的调整对路,而且红尾鲹很疯狂。接下来,应该迎接一个上鱼的小高潮。果然,我的矶杆和神农的手竿纷纷出现渔汛,但出了红尾鲹,没有其他的鱼种。不时水面上出现绞杀场面,但均离岸边较远,1.8的路亚杆抛不到位,没能奏效。
    我不得不放弃一根钓底的4.5矶杆,改为钓50的大米诺,因为我向往更大的红尾鲹那猛烈的攻击。结果就在我刚刚完成改造的时候,远在我左前方50左右的地方,再次出现了血腥的绞杀浪花。
    这次我投的很准,虽然攻击出现了,而且很强烈,但时间很短,就2~3秒的挣扎,它脱钩后跑掉了。我快速的拖回米诺,发现这颗大米诺的钩子上有一块鱼肉,无鳞,可能是从鱼嘴里挂出来的。这可大大鼓舞了我的斗志,我又试着抛了几次4.5的矶杆牌路亚,很远,很准,但杆长手感不好,不好操控。
    接着我又用起了1.8的路亚杆,用亮片从水深25的地方分水层挑逗红尾鲹,结果多次受到攻击,成功率20%左右,最大的一条红尾鲹,长400mm左右、重2.4斤,并且拎着它照了张相。
    几经尝试,我基本上掌握了这两种拟饵的使用方法,虽然不熟练,但心里有了些底。我将自己的路亚心得告诉了早就跃跃欲试的神农后坐下继续我的手竿操作,他拎着米诺,揣着亮片沿着水边小路挥舞去了。
    路亚效果不错,十几二十条红尾鲹入护后,我才想起今天是准备来会MM的。不错的鱼情让我忘了一早的主题——手竿搏大物。不过也没什么遗憾,毕竟路亚的疯狂让我圆了梦。因为最大的收获是用亮片分水层挑逗红尾鲹获得成功,而且不是一两条,而是十几条。
    可这时,早上的那个上鱼的高峰已经错过,窝子里除了鲹子还是只有蒙古红鲌。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接近中午。老宋一家也从镇上回来了,看了我们的收获,说:“成都的那几个都钓爆炸钩,昨晚上了两条大家伙。”
    这个消息提醒了我,为了迎接今晚的战斗,保持充沛的精力。午饭后,我回到老宋家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
    天黑前,我再次来到水边,坐定后抽出5.4的秘道三鱼,挂上夜光棒,调漂找底。饵料我准备了嫩玉米和大比重的底钓搓饵,配方与前天用的基本相同:25%的通威颗粒饲料、20%的鲫鱼饵、20%的藻鲤、20%的超诱、15%拉丝粉。
    为了加快发窝,我还用水泡好的麦子50~100,打了一下窝子。事实证明麦子还是对红尾鲹的聚集很有吸引力,因为首先上钩的还是红尾鲹,只不过我将其入抄网后,红尾鲹还吐了不少的麦子出来,就像有时候草鱼在入抄网后要拉屎一样。
    看来上钩和入护对鱼儿来讲绝对不是什么快乐的事,否则不会上吐下泻的拼命挣扎了。
    天慢慢的黑了,水中两颗明亮的夜光浮漂十分的显眼。神农首先打破了沉静,一条小鲤鱼上钩了,接着又是几条鲫鱼和草鱼。而我这里浮漂稳稳的站立,既没有跳动也没有摇摆。而我的左侧10几米的地方,成群的鲹子在草垄垄中戏耍,看来我今夜真的只能检漏了。
    为了加快鱼儿进窝的速度,我再次紧十杆,慢十杆,不紧不慢再十杆的操作了起来。其目的很简单,就是用商品饵的香味将鱼吸引过来,聚在窝内施钓。结果很快就见效了,浮标开始了摇晃,说明窝内有鱼游动。我不管它,每隔1分钟就换一次饵,结果鲫鱼首先上钩,然后鲤鱼等其他鱼种也陆续被钓了上来。
    大湖钓鱼夜钓不像白天,特别是升钟水库。因为水质太好,透明度很高,我们的头灯不时的在水面摆动,光线老是照射在水面,对大鱼的上钩肯定有影响。尽管我钓的鱼越调越大,但是超过4斤的大鱼还是没有上钩。
    我和神农商量,将一盏头等挂在身后的高粱上,光线只照在草地上,我们仅仅用微弱的反射光照明操作上饵,同时我们尽量放低聊天的声音,尽可能降低大鱼的警惕性,以保证提高鱼获的单尾重量成绩。
    这样一做,还真灵。首先神农那边就出现了大弯腰,几经搏斗,一条2斤多的叉尾洄被钓了上来。接着我这里夜光浮漂也慢慢跳动,我紧盯不放手,就在夜光棒入水的一瞬间*提杆,一种强力来自水下,上钩的鱼儿不小。就在我即将坚持不住准备使用失手绳的时候,鱼儿回头了,看来不会太大,从漂像和鱼的游速上来看,应该是条大鲫鱼。
    我小心操作,待它完全靠岸后用抄网抄起。此时我打开头灯一看,果然是一条超过一斤的**大鲫鱼。
    “哈哈”我禁不住中笑(不敢大笑,怕惊动的大鱼)了起来,紧接着继续操作,因为水下很可能就是一群大鲫鱼在等着我呢。
    5分钟后,同样的漂像但大的多的力道再次出现,就在我抄鱼入户的时候,因为心急,我提前打开了头灯,看见一条超大的鲫鱼,通过和抄网尺寸的比较,我敢打赌这条鲫鱼至少3斤。就在此时大鲫鱼受惊,一个翻身从抄网里跳了出来。1.2号子线再次被打断,一颗钩挂在抄网边,一颗钩钩在大鲫鱼嘴上被带走了。
    我呆呆的站在那里,半天才说出了一句话:“头鱼又跑了!”
    神农没明白我的意思,当我告诉他刚才跑掉的大鲫鱼很可能打破他今年2.8斤的记录时,他也震惊了。马上不再使用嫩玉米,改用饵料,准备对付水下的超级大鲫鱼。
    经过两天的跑鱼教训,我知道这群鲫鱼不会再来了,因为头鱼会将他们带离危险地带。所以我十分沮丧,看看手机上的时间:025分,应该这拨鱼情还没完。鲫鱼走了,鲤鱼可能还会来。
    我只好再次做窝,只不过有原来的窝底子,我只打了两杆,就看见浮标再次晃动,就静下心来死守。结果没几分钟,夜光漂出现了一个微小的下顿,然后慢慢的沉入水中。我不失时机地提杆,较重并外冲的感觉让我立刻知道那是条鲤鱼。经过几个回合,一条3斤以上的肥硕鲤鱼进了鱼护。
    看来我的策略是对的,及时调整心态,认真对待变化,迎来了新的机遇。这时的我心静如水,十分惬意。第一次这样夜钓,第一次跑了鲫鱼来了鲤鱼,我可要好好把握住了。
    接下来我这里每隔十几分钟就有吃口,不时上些不到2斤小鲤鱼。鱼虽然不大,但我知道大鲤鱼就在水下某个地方。我又仔细看了看我的主线2.0的、子线1.2的,还有失手绳,一切都没问题。
    我抛竿、等待、饵料化掉、浮标上浮,再次提杆挂饵、等待、饵料化掉、浮标上浮,反复的操作长达几个小时,就在我有点困、就在天气起风水面层层起波浪的时候,我发现浮标有点异常。我刚刚强打精神,紧盯那水面上那个亮点时,只见它微微一颤,接着就缓缓下沉。
    我铆足了劲,但又不敢用力,只能按部就班——抬竿刺鱼,结果一种钓手杆从没有体会到的巨大拉力来自水下4左右的地方,而且缓缓移动,而且是远离岸边的那种类似潜水艇的移动。我马上倒杆,打算从侧面将鱼头拉歪,以便将其控制在我可控的范围之内。可是这条鱼也太大了,根本不理我,是那种“藐视”我的感觉。眼看着竿尖就要入水,正当我将要丢杆用失手绳的时候,砰的一声,主线再次被打断。
    强大的拉力突然消失,我一屁股坐到了钓箱上。这次我真正懵了,水面上一个亮点没有移动,那是我的浮漂。
    难道是鱼儿没跑?麻木了的我,磨磨蹭蹭的捡起路亚杆,抛出去上的亮片,结果怎么也挂不住浮标上的主线。
    我突然明白了,主线是在浮标座处断掉的,下半截主线随鱼而去,上半截留在了鱼竿上,而浮标留在了水面。原来钓了好几个小时后,漂座的地方最容易打搅,强度肯定会降低,而我在检查主线的时候没有检查漂座所在的地方。如果我早丢失手绳,或者使用前打竿,这条大鱼也许就不会再次跑掉了。
    可是为时已晚,这群大鲤鱼肯定也没戏了,鱼头头受惊了,不一哄而散才怪,肯定都跑了。三次与大鱼失之交臂让我有些绝望。老天爷再眷顾我也不可能让我屡败屡战呀。
    我放下手中的行头,喘着气对神农说“看见没有?这就是藐视人类的行为,就一个回合,我2.0的主线就牺牲了”。
    神农反过来安慰我:“还早,才4点多,说不定还有一拨行情呢”。
    受两次打击的我,打起精神,在满是露水工具盒里找出2.0的主线和小配件,因为三天来,我准备的25.4的主线全部打断完了,只好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做一付主线,准备再次搏杀一次。
    一夜垂钓,手脚已经不利索了。好在我经常练着,5分钟后主线下水,开始调漂。7~8分钟后又开始了垂钓。结果真的和我想的一样,水下没有了任何动静。
    这一夜神农的收获不大,毕竟经验少了,除了那条叉尾洄外没有几条像样的鱼上钩。
    清晨的升钟十分的漂亮,我和神农没有更多的心思欣赏风景,心里只想着再次出现奇迹。我抓了两小把泡好的麦子分别抛入了我和神农的窝子,因为我看到有红尾黪进窝的迹象,希望能再次迎来一个上红尾鲹的高峰。
    果然不出所料,就在我这里红尾鲹上钩的时候,神农那里出现了一次惊心动魄的人与大搏斗。等我发现状况的时候,鱼竿尖已经入水,神农的屁股已经被脱离钓箱。见此状我担心主线再次被切断,大声提醒:“丢竿!用失手绳!”
    可是巨大的拉力没有缓解,失手绳很快就放完了,这时神农不得不将绳拉住,只听砰的一声,巨大的后坐力,让神农的屁股一下子坐在了钓箱上。
    “¥#·……—*!”神农一下子也懵了。
    慢慢的收回失手绳,神农一下子惊呆了。失手绳和鱼竿的连接处的钢环已经变形,就差一点就拉脱了。再看1.5的双子线全部打断。假如子线在粗一点,那这根3000多的千江肥就要沉入升钟水底了。
    我看着神农那种发呆的样子,没有打搅他,心想让他呆呆的坐一会儿。因为这种感受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说的出来,现在就让他回味一下吧。
    过了好几十秒,神农说了一句话:“我被藐视了一回!”接着哈哈大笑两声,笑后一脸的无奈。
    接着几个小时,就没什么精彩的了,除了越来越多的大白鲹,什么鱼都没有。
    我知道这次升钟行就要到此结束了,尽管大MM没有见到,但竞技钓的升钟实践收获十分大,而且路亚与大有收获,我和神农都很知足。
    因为在短短三天里,鱼情就这么多的变化、钓技就这么多的调整,让我感到十分到位。尽管现在想起来还有不尽人意的地方,但毕竟每次调整都见效了。
    我想西部野战军就要这样——只追求卓越,不需要完美。
    注解:
    1.
    红尾鲹,当地的叫法,学名:蒙古红鲌。一种杂食类、有掠食嗜好的中型鱼种。
    2.
    鳖,甲鱼的另一种叫法。在钓界的意思转变了,就是“0”的意思。打鳖就是钓了个零。
    3.
    游鱼,湖南话,意思就是全是大白鲹。
    4.
    NND
    ,网络骂人的词语,意思:“奶奶的”。
    5.
    MM
    ,莽莽的拼音字头,不是“美眉”意思,在这里指水中的大家伙。

    评分

    参与人数 3经验 +41 收起 理由
    812钓鱼人 + 3 钓得过瘾,写的精彩!!!!
    水獭王 + 20 精彩!!!
    思思 + 18 这篇文章不得了,好长哟!慢慢欣赏!

    查看全部评分

    路亚人生1983 未绑定微信 发表于 2008-9-17 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重庆来自: 中国重庆
    沙发!!坐起慢慢欣赏!LZ文才不错,身临其境!!
    峰子 未绑定微信 发表于 2008-9-17 23:01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北京来自: 中国北京
    aem207a aem207a aem207a aem207a
    james1281 未绑定微信 发表于 2008-9-17 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重庆来自: 中国重庆
    先顶起,再收藏,好好学习aem207a aem207a aem207a
    钓鱼者 未绑定微信 发表于 2008-9-17 22:55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重庆来自: 中国重庆
    aem207a aem207a aem207a aem207a
    张三 未绑定微信 发表于 2008-9-17 22:48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重庆来自: 中国重庆
    慢慢看。精彩
    眼镜 未绑定微信 发表于 2008-9-17 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重庆来自: 中国重庆
    aem207a aem207a aem207a aem207a aem207a aem207a
    智多星 未绑定微信 发表于 2008-9-17 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北京来自: 中国北京
    aem207a aem207a aem207a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重钓网APP|Archiver|重庆重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信息产业部ICP备案: 渝ICP备14010070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0502000202号 )

    Discuz! X3.4 LicensedPowered by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